你的位置:【在线快三登录注册入口】 > 应用案例 > 《CS:GO》三连冠一年两上市:努力缩小自己的亏损
《CS:GO》三连冠一年两上市:努力缩小自己的亏损
发布日期:2022-04-08 19:32    点击次数:184

在2021年5月的时候,Astralis在美国OTCQX市场完成二次上市。彼时,陀螺电竞曾发《作为首家上市的电竞俱乐部,Astralis依旧在探索生存之道》一文,并认为他的每一次尝试和开拓都能为电竞行业带来一些思考和借鉴。

近日,Astralis又发布了他2021年年度的全年财报。从他一年以来的商业动向看,它进行了很多新的尝试和探索。但具体情况究竟如何?则要从他的财报数据和商业动向进一步分析。

1

财报透露了什么?

Astralis(以下简称A队)的2021年财报显示,Astralis Group在2021年营收1099万美元(约6980万人民币),相比2020年的收入755万美元(约4795万人民币)上涨45%。

在营收中CS:GO团队占了70%。2021年该团队成功地为组织带来了780万美元的收入,其次是英雄联盟团队,其收入占总收入的22%。排在最后的是FIFA和彩虹六号战队,分别占5%和1%。

2021年的收入占比中,A队赞助收入约为51%,比赛奖金收入占到了42%,衍生品、IP版权费用仅占到了2%。相较于2020年财报来看,赞助收入占比下降了15%,赛事奖金收入则上升了15%,衍生品、IP版权收入上则下降了5%。

而在支出上,A队不出所料依旧是员工支出占大头。尽管在2020年4月,由于疫情的影响赛事奖金减少和员工数量增多,A队的员工包括选手在内将自愿接受最多30%的降薪。

但在2021年的财报中依旧显示,员工的工资支出占据了930万美元(约5900万人民币),几乎接近公司的总营收。相较于2019年的395万美元和2020年的800万美元,今年的A队员工工资依旧有不小的涨幅。

如果仅看营收数据,今年的A队似乎突破较大,实现了一个较高幅度的营收增长。这样来说的话,即使员工工资支出保持扩大也在可以接受的范围内。

但和去年情况相同的是,A队今年依旧在持续亏损。根据详细财报数显示,今年的A队税前亏损3519万丹麦克朗(约3277万人民币);税息折旧及摊销前利润为负790万丹麦克朗(约730万人民币),相比2020年负1450万丹麦克朗(约1371万人民币)有所好转。

虽然亏损有所好转,但A队距离实现盈利还相距甚远。而在今年财报发出后,A队的财年目标也由此前的2021年实现盈利转变为,2022年收入增长13%-19%至8500万到9000万丹麦克朗。税息折旧及摊销前利润则要降为0到500万丹麦克朗之间。

尽管Astralis首席执行官Anders Hørsholt称,今年的财务状况是令人满意的一年,一切都在正规上。2022年我们将继续保持增长。那么A队在2021年又做了些什么,是否有探寻到营收增长的新方法?

2

A队2021年做了什么?

此前的营收数据显示,2021年A队的赞助和赛事奖金都有了较高的增长。这无疑是该组织的《CS:GO》战队的力量。但赛事奖金和赞助不仅具有波动性还需要依靠高工资的明星来获得,仅仅如此自然是很难实现盈利的。

实际上,应用案例这也是当下所有电竞俱乐部的共识。摆脱赛事成绩和赞助收入,拓展营收渠道。在传统体育中,英超球队赞助收入仅占25%,其余则是依靠媒体版权和衍生收入等获得。

而在实现盈利上,A队表示将会用过电竞IP开发、收购与成立新的电竞品牌以及直播等方向来实现。因而,该组织早先表示2021年的运营目标是:“与新团队和新成员一起扩展绩效模型;收购和建立新品牌以扩大品牌组合;通过数字和物理渠道改善商业平台。”

而从2021年至今,关于A队较大的商业动向共发生了11起:分别为与哥本哈根的蒂沃利公园展开合作,建立首个线下旗舰店、与眼镜制造商Blux合作开发蓝光眼镜(联名款)、出售和购买赛事席位、与加密货币Bybit签订合作、与电子零售业Power建立合作关系、与技术咨询和服务公司Capgemini建立合作、与CS:GO电竞平台Esportal合作、收购广播公司PIXEL.TV的股份等。

从这些商业动向中,我们能清楚的看到,A队的每一步战略都是紧紧围绕IP开发、收购和建立新品牌的战略在进行的。更通俗的来说,这些都是在寻求新的路径来为公司找到新的营收方式。

电子竞技观察家的特约撰稿人马克斯·申克内赫特的《电子竞技收入来源多样化:团队是如何赚钱的?》一文将电竞俱乐部的拓展营收分为四种方式:并购其他电竞公司、构建数字平台(加密货币平台)、实体商店、出售外设。

而如果我们仔细观察A队的商业动向,也能发现,A队是紧紧围绕着四种方式来进行的。以最具收益的收购电竞公司为例,在2022年初,A队收购了丹麦的游戏直播平台,并打算将其打造为丹麦最大的平台。

当然,2021年A队最引人注意的商业动向则是在哥本哈根建立的名为Astralis Nexus的全新大型游戏中心。而为了这个游戏中心,A队也和电信公司进行了合作,保障其网络供应。

但其实这个游戏中心像是一家大型网吧游乐场,包含电脑、游戏机、饮食等游玩设施。不过,像这样庞大的网吧游乐场在全世界也并不多见。

这样看来,今年A队呈现出的商业动向似乎跳脱出电竞俱乐部的身份。以单纯俱乐部公司的身份进行并购、建立大型实体店的这些尝试在去全球范围内的电竞行业也是极为少见的。

这当然也算是A队给电竞行业的一些变现新答案。但具体到数据上看2021年的收入占比中,A队赞助收入约为51%,比赛奖金收入占到了42%,衍生品、IP版权费用仅占到了2%。相较于2020年财报来看,赞助收入占比从66%下降了15%,赛事奖金收入为27%上升了15%,衍生品、IP版权收入上则下降了5%。

在营收呈现大幅上涨的情况下,衍生品、IP收入等渠道的营收还是出现了下滑,由52万美元下降到20万美元。而赛事收入和赞助依旧占据了绝大多数。

这也说明,A队在今年一年进行的商业动向虽然很多,但落地到实际上看还没切实的产生效果。但如果从行为来看,依靠多方面的途径(前提是依旧围绕电竞业务)拓展营收无疑是有效的。以收购直播平台为例,这对A队的营收和俱乐部的业务联动无疑都具有重要意义。

结语:

虽然2021年A队的商业尝试并没有明显的拓宽其公司的营收方式,但这些尝试无疑也给了其公司新的机会。

开拓新的变现模式显然不是容易的事情,但无疑的是A队依旧在保持尝试,至于这些商业尝试能否成功则需要交给实践来检验。而一旦成功这些无疑都将成为未来俱乐部商业化乃至上市的范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