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在线快三登录注册入口】 > 人力资源 > 中国液晶之父:连亏14年,烧光3000亿终于超越三星,如今年赚千亿
中国液晶之父:连亏14年,烧光3000亿终于超越三星,如今年赚千亿
发布日期:2022-07-01 13:48    点击次数:108

01:困境

“凭什么要我留下来?”

1992年,王东升根本不愿接774厂的烂摊子,准备离职时,看到同事来挽留,毫不留情地朝对方呛声。

而774厂,也就是京东方的前身。

王东升是浙江人,出生于1968年。

在上大学前,他参加过三线建设,也做过木工,直到77年国内恢复高考制度,重新捡起书本,考上了杭州电子工业学院的财务专业。

毕业时,恰逢电子工业部来学院挑选10名优秀学生,王东升被选中,分配到了北京的774厂。

王东升无疑是一个上进、且有能力的人,仅1年时间就被提拔为副科,5年赴港进修,6年晋升为副总会计师,成为厂里最年轻的副总师级领导。

然而在这个过程中,774厂却江河日下,渐渐有些“配不上”不断成长的王东升。

说起774厂,在计划经济体系下,它是当之无愧的共和国功臣,最巅峰时,曾是整个亚洲最大的电子管工厂。

然而等到改革开放,工厂跟不上时代步伐,逐渐没落下去。

等到1992年,王东升就任厂长时,他看到的是这样的情景:

账面亏损近3000万、年轻员工宁肯当售货员也不愿留下、老员工穷到去酒仙桥附近的菜场捡白菜帮子过活、老干部思想陈旧……

王东升也不是白眼狼,也试图过挽救这个培养他的工厂。

他曾绞尽脑汁,花费3个月时间拿出一套改革方案,领导看过后说“好,我把厂里副总师以上的干部都叫一起,你来给大伙上上课。”

王东升于是很兴奋地站上讲台,但开讲才3分钟,台下就已是鼾声一片。

极度失望、又深感迷茫下,终于升起了跳槽的念头,当时,作为一个优秀人才的他,有不少想挖他的企业,条件最好的直接许诺:

“入职就送两套两居室”。

可就在调离报告都找领导签好后,一位老同事,却匆匆赶来劝他,王东升呛了一句“凭什么要我留下?”,那老同事也颇为激动:“就凭让那些老师傅不用再去捡白菜帮子!”

这一句话,让王东升当场沉默。

最后,还是选择留了下来。

02:挣扎

如何拯救一家濒临破产的企业?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世界级的管理学难题,而彼时的774厂,对王东升而言就是这样的难题:没钱、没人、主业垮塌、资不抵债、遭逢经济周期……

几乎一家企业能够遭遇到的所有管理问题,774厂都有。

王东升明白,倘若不拿出真正意义上的“大刀阔斧”,是绝对挽救不了这家工厂的,因此他第一刀,就狠狠砍在了根基上。

1993年,他与2600多名职工(约占全体员工的20%),累计筹集现金670万,进行股份制改组,正式成立了北京东方电子集团,由王东升担任总裁及董事长。

不过即便完成债转股后,工厂依旧难以维持,于是王东升深思熟虑下,又做出了两项新决策:

第一、将权利下放到子公司,让子公司自负盈亏;

第二、裁撤冗员,精简机构;

这两个决策看起来简单,但真正实行起来,却是困难重重,好一段时间中,下辖子公司为了盈利各显神通,各种各样的奇怪项目都敢往上报;

而裁撤冗员更是招致很多冲突,毕竟此前的774厂可是铁饭碗,不少被裁的老员工跑到厂里哭天抢地,为防止矛盾扩大,王东升被迫请来老人坐镇局面。

所幸的是,京东方的改革终究是推行了下去,并且效果甚佳,还于1997年成功上市,于B股中融资3.5亿。

毫无疑问,王东升仅用5年时间,人力资源就实现了从濒临破产到敲钟上市的华丽转变,上市当年还盈利超4000万,绝对堪称一个商业奇迹。

值得一提的是,此后由于股票增发,京东方账户中的流动资金越来越多,一度高达30亿。

当时地产行业十分热门,于是有人就建议用来进军房地产,王东升听到后,回答道:

“京东方是靠工业起家,如果连我们都想着买地赚钱,谁来发展工业?”

最终在2003年,京东方还是将钱花在了工业上,斥资3.8亿美元收购韩国企业HYDIS的液晶显示业务,填补了大陆在液晶显示技术领域的空白,终结了中国大陆“无自主液晶显示屏时代”

03:荣光

可以这样说,京东方从1993到2003的第一个十年,实现了国内半导体显示产业的“从无到有”,而第二个十年,则实现了企业的“从弱到强”。

2013年,是京东方一个重要的里程碑,它不仅达成了“毛利润业内第一”的成就,技术上也站在全球前列。

2017年,京东方超越三星,液晶面板出货量跃居世界第一。

2018年,京东方又超越韩国LG,拥有全球最高的LED屏幕市场份额。

而根据IHS Markit平台统计,彼时的京东方在电视、显示器、笔记本电脑、平板电脑、智能手机等五大主流产品领域中均摘得桂冠,风头无两。

在财报上,王东升也交出了一份令股东极为满意的成绩,从2016-2019年,企业年营业额分别为688亿、938亿、971亿、1160亿,始终保持着高速增长。

2019年6月,“中国液晶显示之父”王东升,作为创始人功成身退,卸任京东方董事长,由陈炎顺接班。

回望过去,王东升在1992年接手时,面临的是一家连亏七年、濒临倒闭的电子管厂,历时27年后,这家工厂已发展成力撼三星、营收千亿的工业巨头,同时,更是国内高新科技产业当之无愧的民族脊梁。

2021年,京东方更是发出喜报,仅上半年就营收1072亿,净利润更是超127亿,同比增长1023%!

很难想象,这样一家企业,曾经被称为“业界赔钱货”,连亏14年、烧光3000亿,饱受公众质疑。

但当时的王东升没有被舆论击垮,在他的领导下,京东方坚持搞技术研发,最后付出惨重的代价,硬生生在国外垄断下“撕开”了局面。

“你没有核心技术,你永远不可能得到别人的尊重。”

“技术好不一定成功,但技术差就必将一败涂地。”

毫无疑问,京东方的崛起,成功秘诀就是死磕技术。

王东升一直都明白,在自己这个高科技产业,根本没有没有和平共处的空间,要么被敌人打压得无力还手、流血至死,要么就横扫业内、独吞利润。

残酷的竞争下,是真正的你死我活,所有跟不上脚步的企业,只会得到一个结局——在行业周期低谷中彻底消亡。

一旦落后,唯一的选择是全力发展技术,硬刚到底,可以说,正是这种刚强的信念,让京东方战胜了一次又一次的危机,并最终成为业内翘楚。如今,这种刚强,也同样成为了国内高科技工业的信念。

时代成就了京东方,而京东方也塑造了这个时代!

注:本文部分图片来自网络,且未能核实版权归属,不为商业用途,如有侵犯,敬请作者与我们联系。

作者:向楠